服务热线:0769-2316 7118 / 2245 5117
文章列表

母亲与我和妻儿同住一屋。在常人看来,我们家称得上是一个和睦的家庭。但我却常常以为,母亲总有游离于我们这个家庭幸福之外的地方。或者说,一个现代家庭的幸福,作为来自乡下的母亲,无法介入的地方。母亲有一只单喇叭收音机。式样很陈旧,用了二十来年了。...

在电视普及的今天,收音机的一些特点并没有过时,随时间的推移愈显可贵。作为一种信息源和信息传播方式,收音机避免了对人“全影响”的局限,可以边做事情边听节目,一心二用,这在电视则不可能;收音机声音传播空间和范围也比电视图像要大,特别是相同的时间...

  我一个人站在热辣的太阳底下,要等的人不来,我的背后是有着空调的商场,于是进去等。  出来的时候我的手里多了一个“德生”牌的收音机,朋友还是没有来,我们原是打算一起吃饭的,超约定的时间半个小时了,爽约至于此,就不愿意再等了,我自己走进一家宽敞而且凉爽的大排挡。  大排挡里的人寥若晨星,甚至有一位姑娘摆着功课在大厅里做,要了饭,我将收音机轻轻打开,我渐次将自己的心态调整成一位老人了。  这一...

最近读了一些关于朝鲜现状的帖子。当读到朝鲜的收音机的调谐部件 都被焊死,只能接收一个电台,一种声音时,不由得米尺暗想,网友们读 到此处,对比朝鲜,心中会隐隐泛起一种做为当代中国人能够拥有短波收音机的的自豪感吧。可怜的朝鲜!  我家里有一台五...

自从一年前“深夜心情美术馆”开张以来,他就常常收到她的信,用着一贯飘着淡香的紫色信笺和漂亮的字来和他通讯。她不是有野心的那种听众,一写信就要求回信哪,签名照啊,或是把他当心理医生大吐苦水;她只是自得其乐地不断告诉他,她是真的喜欢他的节目,不...

在电器家族中,收音机属“资格”较老的一员。近年来,国外的一些厂家为求创新,推出了一些新奇的收音机。  图钉收音机荷兰研制生产了一种只有图钉那么大的调频收音机。这种收音机除天线和扬声器外,其余全部零件都包容在一块十分精巧的集成电路上。图钉收音...

■盛田昭夫  盛田昭夫1921年出生在名古屋的一个酿酒家族,毕业于大阪帝国大学。1946年,他同索尼公司的另一位创始人井深大合伙创立了东京通信工业公司,并在短短的几十年内将一个小厂发展成著名的国际性大企业。“二战”后,在日本经济非常艰难的情...

没有概念的一天 开始了进入这迷宫后 脑袋沉打开收音机 听听今天可听到的声音却是 空洞的打开门 打开你的精神打开门 打开你的记忆纯真的童年 象烟一样散了打开门 我努力的打开门 可还是门打开门 我眼看着蓝天打开门 被黑夜占据你的时间!我的时间!...

好久没有听收音机了。在房间的一角,曾陪伴自己度过很多孤独岁月的收音机,静 静的躺着,就如躺在内心里的一段历史。万籁俱静的夜晚,看书累了,轻轻的按下收音 机的开关,暗红色的指示灯闪了一下,天籁之音就从天际传来,漂浮在房间里,一直深 入到你的内...

“午夜的收音机轻轻传来……”这是几年前的一首流行歌曲中的一句词,现在被一个生产收音机的厂家作了广告词,其余部分都记不得了,还听过一首英文歌曲也是以收音机作由头,没注意对比,不知流行歌曲的词曲是不是从英文歌译配过来的。那一阵录音机刚时兴,自己...

为听一首歌,我们围在一台老式的“红灯”牌收音机旁,守候到午夜。我们耐心等待着一个牧师喋喋不休地在讲“马太福音”,讲完之后,会有一首歌传来,就是那首让人忧伤的《橄榄树》。  这是1980年那些寂寞日子中的一些夜晚,工作在偏僻闭塞的乡下的我们,...

我抛弃了所有的忧伤与疑虑,去追逐那无家的潮水,因为那永恒的异乡人在召唤我,他正沿着这条路走来。 -------泰戈尔"真的要分手了……"分手那天,我一遍又一遍喃喃自语,这"真的"一浮现于心头脑际,我便明白它满噙着将要滴落的无奈与伤感。分手那...

1958年,我们家买了一台收音机,是南京无线电厂出的新产品, “熊猫”牌。那是我国电子工业起飞的年代。记得我天天放学一到家, 就打开收音机听个没完。侯宝林的相声,百听不厌;孙敬修老师讲的 “小孙猴”(《西游记》),更是让人废寝忘食。随着年龄...

HD-100开启的Hi-Fi之路■HD-100数码音频播放器在那之后,德生HD-100数码音频播放器正式在各个音响媒体与各大展会亮相。其实在此之前,HD-100已经在一些展会上秘密亮相,坊间也流传这么一个故事,某次广州国际音响唱片展上,某个...

上一頁
...
4 5 6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