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热线:0769-2316 7118 / 2245 5117
收音机故事

七四年的一天,父亲从李叔叔家回来,带回了个长宽约三十厘米的暗红色的木盒子,我一看,太象大院王县长家的那台收音机了。王县长的女儿曾经在家里无人时,带我去她家骄傲而神秘的指给我看过她家的收音机,让我们羡慕不已。一问父亲,果然是台收音机,只不过这...

说来让人不太相信,我的自考之所以能坚持到底,除了师友的鼓励和自信心外,主要得益于我那台海燕牌收音机。那是80年代初,我还在西安铁路局紫阳工务段一个四等小站上工作。由于不甘心知识贫乏,便在1982年春参加了中央电大首届文科考试,以很不错的成绩...

坛子里众多大侠都说了自己的玩机史,搞的小弟也春心萌动,忍不住想把自己的收音史写出来,虽然我玩的东东都很差,对各位大侠来说简直可以忽略不计,但请各位大侠在看过之后权当茶余饭后之笑料,松弛一下面部肌肉。“笑一笑,十年少”嘛。另外,小弟没读过几年...

贴了刚才的那篇收听感受,我觉得不妥,所以还是写写我的收听经历,看看大家的收听经历是否和我一样。在此特别感谢楼下的那位DX写的《我的收音史》,是他的文章给我的启发,于是我也照猫画虎来一篇所谓的“回忆录”哈哈哈。在我的童年时代,那时我还在乡村,...

1961年,刚上初一,偶得《少年无线电爱好者》一书,依稀记得是冯报本所著。书很精彩,原理由浅入深,图文并茂。多是50年代苏联少年无线电爱好者实践及无线电实物的图片。电子管细的如花生米,大的比人还高,还是水冷的。看得我如痴如醉。我被完全迷倒了...

国防工业出版社的《实用晶体管电路设计》(1974年版,译自日本日刊工业新闻社)《硅管收音机设计》 无线电爱好者丛书《低电压晶体管电路》 同上〈收音机、扩音机特殊电路》 同上还有一本上无二厂的《晶体管收音机的特殊电路》看着旧书上的毛主席语录、...

我是在农村出生的。那时我的父母还是右派,我们根本没有资格买收音机去听的,再说,也没有钱。在那个非人的年代里,我唯一的奢侈的娱乐,就是偷偷站到邻家的墙外去听,听他们家的收音机唱歌。当时,我好盼望我们家能有一个收音机,可以自由的去听,想听什么就...

无线电频谱是人类共享的一种自然资源,是现代社会得以发展的基本要素之一。通过对其基本属性的研究,我们知道频谱这钟资源又区别于其他资源。它可以被人们利用但不会被消耗掉;如果使用不当是一种浪费,不使用也是一种浪费。  近日,一外朋友问我,能否在市...

各位谈起90年代的收音机,我也来凑凑热闹。我从10来岁(没错,就是!)迷上无线电,就是从收音机开始的,我家没有收音机。本村一个人的收音机坏了,请我父亲(父亲是成电毕业的,在外工作,我妈带我和妹妹在农村,所谓半边户是也)帮忙修理,在我家里放了...

那架款式陈旧的收音机上面有一层薄薄的尘埃,铁制的机身早已失去了光泽。那架收音机曾经播出许多动听的金曲,为人们乏味的生活增添声色。曾几何时,它却被人遗忘,静悄悄地坐在一旁。这架收音机是外公的宝贝。外公每时每刻都开着它。它为主人服务了至少二十年...

收音机!已经说了很多了,我,还有很多网友,广播爱好者……今天,我要说说我喜欢的歌曲——印度音乐!小得时候,我自己有一台小的收音机,是咏梅牌的!可以接受短波!那个时候我喜欢收音机充其量是喜欢听那种调台的变调声,因为小孩子是不会欣赏收音机的——...

我从六岁起就开始摆弄收音机。我刚上学,放暑假去爸爸的单位去玩。那时爸爸在野外搞地质勘测工作,常到荒无人烟的地方,为排遣寂寞,他用一副耳机串一个2AP9的二极管,一端搭在晾衣服的8号铁线上,听电台广播。那里是在哈尔滨的帽儿山、平山一带活动,当...

每天上班的路上,经常看到缕缕行行的行人、车辆中,由大人带着去所谓的“学前班”读书的一些孩子,看到他们一个个苹果似的笑脸,总不禁哑言失笑:我是在笑我虽然已经54岁了,可是我这一辈子好象总是在上学前班似的。我总觉得在无涯的学海之中和这些孩子好象...

地震危机  Z国发生M8级大地震,造成灾情惨重。 收音机中不断报导受 灾情况以及寻人启事。 清水也一直注意收听收音机报导。旁人问清水:"你孙子的讯息是否会透过收音机播放?"他回答:"没有"。接着叉说:"但我的孙子平安无事"他何以能够得知?答...

刘永言,1945年12月8日出生于四川省新津县,现为中国最大的民营企业“希望集团”董事局主席,系希望集团创始人和奠基人。1999年希望集团销售收入达80多亿,面向新世纪,希望集团进行了产业结构调整,将发展重心之一转向高新科技领域。据有关方面...

一个非洲酋长到伦敦访问,一群记者在机场截住了他."早上好,酋长先生",其中一人问道:"你的路途舒适吗?"酋长发出了一连串刺耳的声音----哄、哼、啊、吱、嘶嘶,然后用纯正的英语说道:"是的,非常地舒适。""那么,您准备在这里待多久?"他发出...

 记得小的时侯,对那些反革命分子,在宣判他们的罪状时,有一个常用的词--偷听敌台广播。那时心里就想,这些家伙一定是偷偷藏在被窝里,手拿报话机跟敌人联络,没准敌人还给他空投机关枪。于是心里就害怕。要是哪天他不高兴,在大街上给众人来上一梭子,那...

小明和奶奶都是相声迷,他们常常一起听收音机里播送的相节目。一天,奶奶不在家,但收音机里又播了相声,小明赶紧过去把收音机关上。"干嘛关了?你不是爱听相声吗?"爸爸奇怪地问小明。"留着等奶奶回来后我们一起听。"小明回答。

我一直在想,那些曾经带给我震憾、享受和安慰的音乐--它们通常是一些片断,一但我试图用文字来陈述这些感受时,我是否已经远离了它们。它们来自天国,由一些特殊的人所记录,并且传达给我们,使我们在感动之余,还想用音乐之外的方式向其他人转述我们的感受...

 “话匣子”曾经是老北京人的“宠物”,眼下二十来岁的这拨年轻人还知道这 “劳什子”的怕是不多了,因为这东西已经够上文物的份儿了。虽然,“话匣子” 并未消亡,但是这东西———用标准术语称叫“半导体收音机”———已经是几番 脱胎换骨了:从电子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