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热线:0769-2316 7118 / 2245 5117
新聞詳情

TECSUN德生的Hi-Fi之路

HD-100开启的Hi-Fi之路

■HD-100数码音频播放器

在那之后,德生HD-100数码音频播放器正式在各个音响媒体与各大展会亮相。其实在此之前,HD-100已经在一些展会上秘密亮相,坊间也流传这么一个故事,某次广州国际音响唱片展上,某个展房表面看上去是开盘机在播放音乐,实际上出来的音乐来自藏在桌底下的HD-100数码播放器,不知情的参观者对开盘机的声音表示赞赏,而知情者则会心而笑。


不为多数人所知的是,在各个音响媒体与各大展会亮相的HD-100已经是改良N版后的产品。原来在制出HD-100原型机之后,他们带着它到一些音响厂家、音响经销商及资深音响发烧朋友的家里反复试听,甚至还带着产品原型到一些国内知名唱片公司的录音室进行测试和对比,广泛地征求意见,不断地对HD100的性能和操作界面进行改良。


HD-100身上带着许多亮点。首先它的外观很有仪器感,屏幕显示非常撩人,颠覆了人们对于Hi-Fi数码播放器的一贯印象;其次它是一台带触摸屏、极具人性化操作功能的纯音频数码播放器,这是许多同类产品所不具备的;还有一点,HD-100开机后会自动播放音乐


凭借个性化的设计与良好的品牌效应,HD-100在短短的时间内为德生圈了第一批粉丝,就在粉丝们翘首以待的时候,HD-100却迟迟未能上市,只能在各大展会上看到它的身影,不知情的朋友还以为德生搞起了饥渴营销,但是仔细想想哪有这样的饥渴营销?实际上德生在HD-100上发现了一些连自己都忍受不了的“bug”(瑕疵),比如系统读硬盘速度慢的问题,另外HD-100采用的操作系统并非自己开发,软件公司的人员流动性大,可能对产品的后续开发造成影响。综合这些因素,德生决定暂停HD-100这个项目,这是一种非常负责任的态度(据德生梁总透露,将会重启HD-100这个项目,也许不用等候太久,大家就可以买到这款播放器)。


德生梁总与HD-100


■亲民的“草根耳机”

在HD-100之后,德生似乎放慢了脚步,但实际上德生的一些Hi-Fi产品正在酝酿中。在某段时间里,认识德生梁总的朋友发现,他时常戴着一副样子朴实的棕色耳机,或者把这副耳机挂在脖子上——这就是德生在2016年推出的“草根耳机”。 “草根耳机”这个名字相当接地气,如果不明确告诉你这是德生推出的,人们会以为那是某个新牌子推出的产品,因为耳机上、包装上没有任何与德生有关的标志,甚至耳机左右声道的“L”、“R”标识都没有。


“草根耳机”采用了直径为50mm的动圈单元,阻抗为32Ω,灵敏度95dB,无须专门的耳放即可轻松驱动,显然是为便携设备而造。这副样子普普通通的耳机其实有不少特色,它的腔体采用胡桃木制作,可换线设计,左右声道依靠线上的凸点来辨认(方便夜晚使用而不会戴错)。


“草根耳机”推出之后以其良好的声音表现得到业内许多权威人士的赞誉,同时低廉的售价而收获许多用家,这是德生在音响圈的第二次强力圈粉,这点连德生梁总都觉得意外。而不少用家对它的评价是“千元以内难觅对手”,看来有很高的性价比,值得入门耳机发烧友收入。


草根耳机


■采用国产解码芯片的HD-80“音响管家”

同样是2016年,在毫无预感的情况下,德生推出了HD-80这款数码音频播放器,这时人们发现HD-80并没有照搬HD-100的设计,无论是外观、操作界面还是定位上都有很大区别。HD-100完全是台式设计,而HD-80倾向便携,因此体积小了许多,并且内置了可充电电池,操作界面更简洁更加人性化。


这款HD-80的亮点颇多。首先是它的外观非常有特色,颇有专业器材的影子,它看起来很像录音室用的走带控制器,或者是开盘机的操控面板,不少录音室控制器的面板都喜欢设计成斜面的,HD-80正是这种设计;其次它的功能非常多,如大户人家的管家,因此厂家给它命名为“音响管家”,它是一台数码播放器,也是一台解码器,更是一台数码录音机,具有耳机输出,具有蓝牙音乐接收功能,并且具有EQ调节,此外它还能充当前级使用。不得不提的是,HD-80使用的解码芯片居然是国货!这颗芯片一样具有相当好的解码能力。


HD-80在推出市场之后,得到音响媒体的一致好评,这是德生在音响圈的第三次强力圈粉,对于一个初涉印象圈的国产品牌来说这是不多见的。HD-80可以作为Hi-Fi音响的音源,也可以搭配耳机组成私密的个人聆听系统,更可以作为后级放大器或者有源音箱的控制中心。


HD-80数码音频播放器


■PM-100合并功放、SP-80A书架箱与SP-901落地箱

早在2015年的广州国际音响唱片展上,人们发现德生的展房除了展出HD-100之外,还带来了一系列外观别具一格的Hi-Fi功放,除此之外还有音箱产品。德生的这一动作吸引了许多猎奇的发烧友,形成展会上的一道独特风景。不过当时看到的这些产品只是工程样品,在这些产品没有完善之前,德生是不会将它们推出市场的,即使现场的发烧友有心想买也买不到。一年之后的2016年年底,德生将改良多次的PM-100合并功放SP-80A书架音箱SP-901落地式音箱一起送到了本刊试音室。


PM-100是德生首台合并功放,相对小巧的机箱,面板上安装了把手,看起来有专业功放的味道。这台功放的前级采用场效应管做甲类单端放大,后级采用LM3886功放IC,具有65W的输出功率,具备RCA和XLR输入


对比PM-100,SP-80A书架音箱就显得颇有来头,因为它的设计源自于著名的BBC监听音箱LS 3/5a,德生梁总很认可它的声音,因此将它复刻下来,以普通消费者可以接受的价格推出市场。但德生并没有大肆利用LS 3/5a的名头来宣传这款产品,就连型号也丝毫不沾边。


SP-901是一对密闭式设计的落地式音箱,它采用8英寸低音单元,高音还可以进行单独的增益调节,在许多场合它是用于搭配PM-100的。SP-901的售价也很低廉,但德生倾注于其中的精力却不少,在推出一年之后,SP-901就被另外一款音箱代替,它就是下文要提到的SP-909。


SP-80A书架音箱

SP-901落地式音箱与PM-100合并功放


■PM-80 合并功放与SP-909 落地式音箱

2018年的序幕刚拉开,德生就推出两款新产品,分别是PM-80 合并功放SP-909 落地式音箱。PM-80是外形比PM-100更小巧的合并功放,用于丰富产品线,而SP-909是SP-901的改良版。


比PM-100更小巧的PM-80,却多了蓝牙音乐接收功能耳放输出,面板上还配置两只VU表。PM-80的输出功率只有25W(8Ω),内置独立的耳放支持各种高低阻耳机,RCA输入分为高、低电平输入,AUX1用于连接高输出电平的音源,AUX2用于连接低输出电平的音源。对于小小的PM-80,德生一样讲究,比如内置耳放,并且耳放和功放各自采用独立的前级,以及高低电平输入端口的设置。


而SP-909这对落地式音箱,前文已经提到它是用于代替SP-901的,德生在获得更好的思路之后随即对后者进行改良。SP-909和SP-901如出一辙,只是箱体外饰和若干设计有些区别,也多了个底座,喇叭单元也作了更新,让新箱子的频响更宽、低频下潜更深,解析力也有所提高,另外SP909高音及中音都可以进行增益调节。


SP-909首次亮相是在“中图乐府”的第二场活动上,当时搭配PM-100合并功放,在数百平方的现场有让人意外的表现。活动结束后小编看到有位参加活动的朋友倾心于德生这套音响系统,正缠着德生的工作人员,希望将现场演示的这套器材买下。


PM-80合并功放

SP-909落地式音箱


■BT-50 便携式高保真蓝牙耳放

PM-80与SP-909推出之前,德生就推出这款便携式蓝牙耳放。据说德生BT-50的开发是因为不满意市面上同类型产品的表现而推出,如续航能力差,推力小等等问题。它支持蓝牙4.2和aptX无损传输,同时也是一个USB解码耳放,更惊人的是超过24小时的续航能力,而重量仅为33克。表面看上去BT-50的塑料感很强,仔细观察之后可以感到它的工艺却是很精细的。


BT-50的作用是将普通耳机变成蓝牙耳机,笔者起初认为这是可有可无的产品,但在使用手机连接普通耳机听音乐时,不时起身而导致手机被耳机线拉扯而跌落,这时才体会到德生为什么要推出这款产品。

BT-50便携式高保真蓝牙耳放


爱一行做一行

在德生之前,国内曾经有一个响亮的收音机品牌,那就是迪桑,德生梁总曾是这家公司的副总,后因公司转型,也因为对于收音机行业的热爱而自立门户,他带着原本迪桑的部分技术人员,来到东莞与他的朋友一道成立德生电器,从1994年至今二十几年不变地生产各种收音机,最终成为全球几大收音机生产企业之一,而“迪桑”却早已成为历史。过去,因为对收音机的热爱而生产收音机,现在因为对音响的喜爱而生产音响产品,这是爱一行做一行的真实写照。


己所爱,施于人

德生推出的音响产品部分源于员工的DIY。德生梁总曾经告诉小编,德生涉足音响领域的最初目的只想做好音源,不料在研制的过程中,德生的技术人员及相关的员工对其它音响产品产生了极大兴趣,并开始自制一些Hi-Fi产品,这些产品包括耳机、功放和音箱等等,当然过程是千辛万苦的,结果也是好的。己所爱,施于人,最后德生以这些自制产品为雏形,将之产品化并以普通音响用家可以接受的价钱推向市场。


而其中一些产品的推出,都因为一个原因。因为不满意市面上那些数字播放器的操作体验而打算打造一台属于德生自己的数字播放器,BT-50的开发同样是不满意市面上同类型产品的表现而推出。为了人人都买得起音响系统这个初衷而推出售价亲民的功放和音箱。当然那些在市场上得到认可的产品,推出的背后也许都有这样或那样的原因。


而这些产品从开发到面市,都要经过多次修正,保证送到消费者手里的产品是趋于完善的,这其中会有许多“白老鼠”,包括业内人士、媒体人员还有发烧友。甚至梁总就是最后把关的QC人员,只要过不了他的这一关就不能上市,据说因此德生的员工给梁总起了个外号,叫“恶霸”。这就是为什么看上去很完美的HD-100至今未能上市的原因,也是德生的某些Hi-Fi产品只能在展会上看到,但买不到的原因。


用德生逻辑制造的音响产品

不能否认的是德生的每一款音响产品都很有特色,是用德生逻辑制造出来的音响产品,甚至还能看到一丝德生收音机的影子。德生每一款音响产品的外观看上去显得平凡,但是仔细了解之后就会感到很有个性的,甚至让人眼前一亮,让人觉得“原来可以这么做!”。例如HD-100与HD-80,你几乎无法找到一台类似的数字播放,从外观、操作到功能都有与众不同的地方,草根耳机识别左右声道的做法也很特别。而无论功放还是音箱,都似乎在提醒人们这是家用产品,功放无需超高的功率、巨大的机箱,音箱的外观无需那么与人格格不入,不需要很高大上。这些产品看起来就像“邻家音响”那么有亲和力。


德生在涉足音响行业时,也没有大量地招入音响行业的相关人员,基本上是开发收音机的那个团队。德生收音机的销售对象是普通大众,可以说这个开发团队对普通大众的需求或许了如指掌,即使涉足音响行业,这种经验仍然受用,尤其在打造人性化操作的时候,并且他们最初的目是打造一套属于自己的音响系统。


德生梁总就是最好的代言人

小编在2014年第一次认识梁总,那时候的梁总经常穿梭于媒体、音响经销商、资深发烧友之间,因此在德生初涉音响圈之后,业内人士几乎无人不识“梁伟”这个名字。


在展会上,他滔滔不绝地向在场的发烧友介绍自家的产品,时不时还举起手中的相机将那些聆听者的影像留下来。后来人们发现,梁总经常头上戴着一副耳机,那就是后来面市的“草根耳机”, 在“草根耳机”与HD-80的雏形出来之后,梁总甚至拿着他们到国外度假,并且向陌生人展示,如果那些Hi-Fi系统也能带得动的话,估计他也会一并带去。经常头上戴着自家的“草根耳机”的梁总,可以说他是在深度地体验自家的产品,无形中也给这些产品做宣传。其实不只是梁总,德生的一些管理人员也喜欢这么做。


梁总也很乐意在微信上与业内人士和发烧友互动,时不时发表自己的观点,或者分享一些与音响有关的文章。除此之外他还非常喜欢收藏好听的音乐,通过“QQ音乐”将这些音乐编辑成歌单,并且分享给大家,其中古典音乐、交响乐占了绝大一部分。


和业内人士、发烧友亲近,喜欢收藏音乐、乐于分享歌单,挂着一副草根耳机,乐观、健谈、自信、充满活力并且很有亲和力,这就是小编印象中的德生梁总。他就是德生最好的代言人!


年轻时的梁伟先生


“把夕阳行业做成朝阳行业”

1994年德生成立的时候,有人将收音机行业比喻成“夕阳行业”,而当时德生面对的是根德、索尼等等实力雄厚的国际大公司,因此很多人都不看好。但是德生凭着对收音机的热爱,硬是将“夕阳行业”做成“朝阳行业”,成为全球前几位的收音机制造企业。


而在智能手机人手一台的今天,几乎所有的手机都集合了收音机功能,人们接受信息的渠道早已改变,收音机这种曾经每个家庭必备的东西看似可有可无,市场减缩难以避免。但正是这种可有可无的东西,在自然灾害或特殊时期却发挥着特殊作用(512那场大地震中还有德生收音机的故事),而在一些欧美国家,手摇发电的收音机成为每个家庭的应急必备物品。实际上收音机这种产品也在蜕变,比如增加了插卡播放功能,或者成为具有收音功能的蓝牙音箱,而德生的一些热门收音机型号,仍然每年有数万台的销量。


与收音机行业相似的是,现在的音响行业也被比喻成“夕阳行业”, 以“制造普通家庭买得起的音响产品”为初衷的德生,仿佛给这个行业带来一股新的气象,以德生逻辑制造的音响产品也慢慢地被更多发烧友所接受,也许“把夕阳行业做成朝阳行业”这句话同样适合涉足音响行业的德生电器。



分享到: